首页

搜索繁体

第2718章 双夜番外,前世今生

    唐德年间。

    皇帝将小公主送入民间抚养。

    小公主名叫白夜,是皇帝和长孙皇后所生,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可偏偏公主自幼体弱多病。

    十二岁那年,一场大病,几乎要掉了小公主的半条命。

    小公主是皇帝和长孙皇后的心头肉,为了小公主的身体,是找遍了名医。

    可无奈什么补药都下去了,小公主体质依旧羸弱不堪。

    后来有个大臣皇帝提建议。

    说不如将小公主送到民间农户人家抚养个数年,也许能够让小公主的体质增强。

    曾经有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或者公子也是这样体质羸弱,送到农户家抚养个数年,竟是脱胎换骨。

    皇帝和长孙皇后思量许久,采纳了这个建议。

    第二年,小公主白夜被送到民间农户家抚养。

    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初到农户家,百般不习惯。

    虽然村庄有同龄人。

    但小公主如何能够和他们玩在一块。

    但乡村生活实在太过无聊,闲的实在发慌了,小公主就独自跑到后山去玩耍。

    结果就是在后山上,小公主发现了一间寺庙。

    寺庙里都是和尚。

    小公主本对和尚没有兴趣。

    但其中有个和尚,却让小公主移不开眼。

    这和尚和她一般大,长得真是好看。

    身形修长,皮肤白净,一双眼如同最清澈的湖水。

    在月下静坐的样子,如同天上的神邸。

    小公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她喜欢看小和尚。

    所以没事的时候,就钻到寺庙里去看小和尚。

    小和尚打坐的时候她看。

    小和尚念经的时候她看。

    小和尚练字的时候她也看。

    哪怕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盯着小和尚看,都不觉得无趣。

    寺庙的僧人见小公主总是跑来总是打趣小公主:“白夜,你不是喜欢小和尚?”

    毕竟小公主和小和尚的年纪还小。

    僧人们的打趣也无伤大雅。

    小公主生性活泼大胆。

    她笑嘻嘻:“是啊,我就喜欢小和尚,小和尚长得好看,我喜欢看他。”

    一旁,小和尚却是红透了脸。

    僧人们也跟着笑。

    从此以后,小公主有了个外号。

    小和尚的小媳妇。

    小公主虽然被寄养在民间,但从来不缺钱。

    她听说镇上的梅花糕好吃,就经常溜到镇上去买梅花糕。

    不止自己吃,还带给小和尚吃。

    小和尚起先不要,小公主就直接往小和尚的怀里塞:“不管,我的买你得要,不仅得要,就得吃,这是命令。”

    小公主说话,总是这么强势。

    小和尚不喜欢强势的人。

    可小公主这么说,他却是听了。

    梅花糕含在嘴里,甜滋滋。

    日子飞快过。

    小公主和小和尚渐渐长大。

    数年过去,小和尚长得如同大人一般了。

    寺庙的僧人再也不开小公主和小和尚的玩笑了。

    小公主去找小和尚,都屡屡被避开。

    小和尚甚至再也不肯接受小公主的梅花糕了。

    也不会偷偷将小公主放进僧房,教小公主写佛经了。

    小公主被避了很久,终于再也受不住了。

    那天大晚上,她直接踢开了小和尚所住的僧房,跑到小和尚的床头:“小和尚,为什么不见我?为什么避开我?”

    小和尚睁开眼。

    那双眼还如同小公主初次见到一样,沉静而又清澈。

    “女施主,请离开。”小和尚说道。

    仿若对着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施主。

    小公主睁大眼。

    她看着小和尚,她想起这些年来,和小和尚躲在后山一起偷偷吃梅花糕,两个人吃得一脸的梅花糕粉末。

    想到小和尚教她抄佛经。

    她装作不会写,让小和尚握着她的手教她写。

    小和尚红了脸,她却笑了。

    所以小和尚都忘记了?

    他全部都忘记了!

    小公主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这么一哭,小和尚是彻底慌了。

    那个镇定的僧人不见了。

    是小公主熟悉的小和尚。

    小公主委屈地往小和尚的怀里钻。

    小和尚整个人一僵。

    半响后小公主忽然抬起脸:“小和尚,你还俗吧,你娶我吧。”

    僧人不能够近女色。

    而小和尚大了,要避着她。

    所以那就让小和尚不要当和尚吧。

    而不当和尚,要娶妻。

    小和尚娶妻了,肯定也要闭着她。

    小公主想,那就娶她吧。

    她想要天天看到小和尚,要小和尚陪着她,如同过去一样

    那个晚上过去,小公主一直在等着小和尚的回答。

    可等啊等啊,却等到皇帝来接小公主了。

    浩浩荡荡的车马带着小公主返回皇宫。

    对着小公主说要留下来,要嫁给小和尚,皇帝和长孙皇后只觉得胡闹一派胡言。

    他们第一次,没有依小公主。

    任凭小公主如何胡闹。

    小公主在马车里,她不知道,小和尚一直在后面追。

    小和尚和主持说了,还俗。

    主持答应了。

    心中无佛,不必强求。

    他一路小跑着找小公主,他知道小公主一直在等他的答案。

    可他没有等到见到小公主,却等到皇宫派人来接小公主了。

    白夜。

    原来是皇帝和长孙皇后的掌心女儿。

    人终究跑不过马车。

    小和尚的草鞋都磨烂了,终究是看着载着小公主的马车渐行渐远。

    他来到了后山上。

    小公主和他说,等哪天想好了,是否要还俗,是否要娶他,那么就到后山找她。

    她会在后山等他。

    小和尚固执地等。

    小公主会回来的。

    寺庙的僧人有知道了,有来劝小和尚的。

    “她不会回来的,当朝公主,怎么可能会回来。”

    “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你还当真了吗?”

    小和尚却不听。

    他记得那个夜晚,小公主仰头看着他,要他还俗,要他娶她。

    他记得,一直记得。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生命里,有人比宝相尊严的佛祖还要重要。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小和尚一直站在那里等。

    不动不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人说,一个人站在一个地方久了不动,会变成石头。

    而小和尚,终究是变成了一块石头。

    问他是否后悔吗?

    可能有。

    在变成石头的瞬间,他忽然想到曾经听人说过,人世间的爱是最为复杂的。

    甜蜜而又苦涩。

    确实很甜蜜。

    在看到小公主的时候,是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甜。

    可他不知道,这苦比这甜远远来得多。

    如果有来世,那么他不想爱人了。

    爱,太苦太苦了

    皇城内。

    数年过去了。

    小公主不肯婚嫁,日日以泪洗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皇帝和长孙皇后终于不忍了。

    “走吧,从此以后皇城的富贵和权利再也不属于你。”

    小公主如同脱缰的野马,她直奔回后山。

    小和尚是个重诺的人。

    她知道,小和尚一定会给她一个答复。

    可到了后山,小公主没有见到小和尚,却见到了一块人型石头。

    小公主一愣。

    很久后,她走了过去,她抱住了石头,眼泪落在了石头上,滚烫无比。

    她知道,那是小和尚。

    她的小和尚。

    “小和尚,我回来了”

    “我再也不走了,再也不离开了”

    “我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在凌夜生日那年,凌夜提出一个心愿,想要全家一起去旅行。

    白夜和夜枭答应了。

    他们带着凌夜和一宝踏访古迹。

    结果在山上,看到了两樽石头。

    一宝很稀奇,不住大叫:“你们快看!这里有两个石头!和人一样!抱在一起呢!”

    “”

    此经,别年。

    稍后,一宝又说要围着这两个石头拍照。

    结果拍照的时候,因为一宝做出了一个比较夸张而又滑稽的动作,惹得大家纷纷在笑。

    白夜也在笑,却不经意抬眼,看到夜枭也在笑。

    他的脸上,被金色的阳光笼罩。

    那一向冷冽的眼眸,尽是罕见地柔和。

    白夜只觉得,这短短一瞬,是她这一生中见过最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