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846章 余生,携手至白首(大结局)

    八个月后。

    初夏,阳光灿烂而不灼热。

    妇幼医院产房内,谌子言看着因为阵痛而不停深呼吸的许默,又心疼又着急。

    “默默,要不我们还是剖腹产吧?”他趴在床边,紧紧的牵着她的手,抖着声音问道。

    许默已经完全听不见他说了什么,盯着天花板,按照网上的说法调整着呼吸。

    “呼——吸——呼——吸。”她攥紧他的手,大口的呼吸。

    下一秒,一阵急促的阵痛袭来。

    什么呼吸法,什么形象,全都被她抛在脑后,惨叫出声:“啊——好疼。”

    谌子言心疼得不行,可是除了握紧她的手替她分担一点儿疼,其他的他什么都做不到。

    “为什么还只开了第一指啊!我不想生了。”许默觉得肚子里像是有只电钻在工作,要将她的五脏六腑搅得粉碎,疼得她满头大汗。

    “好好,剖腹。”谌子言面无表情的看向候在一旁的医生,“马上进行手术准备!”

    “谌先生,您太太的顺产条件很好,只要再开半指,就能上无痛了。现在做剖腹产手术的话,还是要打麻醉,您太太这两个小时的疼就白受了。”医生小心翼翼的解释。

    “半指吗?那我自己生!我不想再挨刀子!”许默顿时就改变了注意。

    闭着眼睛深呼吸着,给自己加油打气:“再坚持一下,祖宗啊,你也用点力吧,帮妈妈一把!”

    这一波阵痛很快就过去了,许默长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床上。

    稍稍缓过劲儿后,转头看着身旁的谌子言,在看见他眼角的眼泪后,愣住了。

    “言子哥哥。”她抬手,用指腹将眼泪擦去,“我都没被疼哭,你怎么还落眼泪了。”

    “默默,对不起,等宝宝满月后,我就去做结扎手术!”谌子言心疼的抚摸着她被汗水打湿的刘海,哑着嗓音说道。

    “你道歉做什么啊,生孩子都是这样疼的。”许默轻声哄着,“放心,很快我就能打无痛了。”

    谌子言起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谢谢你,默默。”

    “傻瓜。”许默弯起嘴角,笑容温柔。

    半个小时后,在谌子言默默在心里将自己第十次暴打后,医生终于宣布可以打无痛了。

    上了无痛后,许默轻轻松松的睡到了开十指。

    第二产程,许默只辛苦了二十分钟,就听见了一声洪亮的“哇哇”声。

    虽然已经是一对龙凤胎的爸爸,但是谌子言在替宝宝剪脐带时,依旧手抖得差点握不住剪刀。

    一个小时后,已经在病房里焦急等待了十多个小时的众人,终于等到了被推回来的许默。

    小宝宝躺在她的身旁,握紧小拳头睡得正香。

    “嗷嗷,太可爱了!”怀孕六个月的徐筱灵眨巴着星星眼,伸手拽上沈辰的手,激动的摇晃,“阿辰,我希望我肚子里的这个也是女儿,啊,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妹妹,妹妹!”已经一岁多的康康站在椅子上,惊奇的看着小婴儿。

    蔓蔓站在另一边,笑咯咯:“软软!棉花糖!”

    谌笑笑拧开床头柜上的保温桶,倒了一碗鸡汤,端过来:“嫂子你先喝碗鸡汤,补充下能量。”

    许默在谌子言的帮助下慢慢坐起身,接过鸡汤:“谢谢。”

    “宝宝!”被宋楠抱着的宋一一个劲儿的歪头去看已经被抱到婴儿床里的小宝宝。

    咧开嘴,一边拍巴掌,一边笑着:“我的!我的!”

    “我家这臭小子居然就开始给自己预订媳妇儿了?”秦陌之噗嗤笑出声来,“子言,要不我们就将这娃娃亲定下来?”

    “好了,我们先出去吧,让默默好好休息下。”阮鸢笑着招呼。

    房间内,很快安静下来。

    许默喝完了鸡汤,将碗递还给谌子言:“饱了,不想喝了。”

    谌子言将碗放到一边,在床边坐下:“再睡会儿?”

    “好。”许默点头,重新躺回到床上。

    笑脸盈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眨了下眼睛:“言子哥哥,我想要一个午安吻。”

    谌子言笑着俯身,温柔的吻落了下来。

    之后的许多年,许默一直记得,那天的阳光十分灿烂,云淡风轻,空气中有不知名的花香飘来。

    谌子言的眼神很温柔,嘴唇很温暖。

    他们尽情拥吻,像是要吻到天荒地老。

    自此一生,都不会放开彼此的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