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章 灵堂

    灵堂。

    一口青铜棺横陈其中,棺上镌刻鸟兽虫鱼,日月星辰等苍茫而古老的图纹。

    一个身穿素白缟衣,清丽绝俗的少女跪在棺前。

    灵堂外,是一片净土般的秘境世界,

    有诸天神佛般的恐怖身影,正在其中激烈厮杀征战。

    怒吼连天。

    神血滂沱。

    灵堂内却一片安静。

    少女自始至终叩首于地,神色不悲不喜,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呵,原来我‘死’后是这样的……”

    苏奕笑起来,眼神中却尽是冷意。

    只有偶尔看向少女时,他那眼神中才会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

    生前,他曾遨游周虚诸天,剑压星空,独断大界。

    曾征战寰宇,霸绝一个时代。

    也曾被奉为大荒九州古往今来唯一的“万道之师”。

    在大荒九州剑道巨擘眼中,他更是剑道之路上无可比肩的“玄钧剑主”。

    而当他的死讯传出后,

    一切都变了!

    “哈哈哈,熔青冥,炼大道,自此以后,苏玄钧这‘熔天炉’归本座了!”

    一道大笑声在灵堂外的秘境世界中响起,透着愉悦和高兴。

    苏奕抬眼看去。

    那是一头金翅大鹏,羽翼若若垂天之云,色泽若金灿灿的黄金汁液浇筑,弥散出璀璨无匹的光,威势之盛,压塌一方山河。

    在它那一对撕天巨爪中,攥着一尊鲜红如燃的炉鼎。

    “这小雀儿竟也背叛我了……”

    苏奕一声感慨。

    犹记得八万年前,金翅大鹏匍匐于山门之外,叩首十天十夜,只为侍奉在自己座下聆听道妙。

    念其心诚,自己便将它留在身边修行。

    可现在的它,却直呼自己名号,抢夺自己的熔天炉。

    活脱脱一个叛徒!

    “苏玄钧欠我‘羽化剑庭’八百九十三条性命,更盗走我宗至高传承‘十方剑经’,今日,我们是讨债来了,谁敢阻,便杀谁!”

    天穹下,滚滚雷霆中,一个赤袍道人厉声长啸,杀意滔天。

    苏奕愕然。

    羽化剑庭,最初时候只是一个名不见传的小宗门,

    其祖师也仅仅只是自己身边三十六个记名弟子之一罢了。

    而正是依仗着他苏玄钧的威势和庇护,羽化剑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为这大荒九州六大道门之一,威震寰宇。

    可现在,羽化剑庭的人也来了。

    什么欠下八百九十三条性命,纯粹是无妄之谈。

    更别说,那“十方剑经”还是由自己赐给羽化剑庭祖师的!

    显然,得知自己的死讯后,羽化剑庭随便编了个理由,打着讨债的幌子,趁机打劫来了。

    “人心不古,不外如是。”

    苏奕不禁摇头,心绪也不免有些低沉。

    生前那些年里,自己可并不曾亏待过身边那些亲近之人啊。

    “尔等听着,苏玄钧乃我等一起尊奉的‘万道之师’,今日有我等在,断不能容忍尔等趁火打劫,抢夺其遗物!”

    血雨滂沱中,一众神威浩荡的身影大喝。

    “扯淡,说的好听,不也是得知苏老贼的死讯后,前来抢夺宝物的?”

    “真他妈虚伪!”

    有人冷笑,反唇相讥。

    “看看你们手中,青藤仙树、大至如意、九龙神火灯、万琉紫玉瓶……哪一样不是苏玄钧所留的‘绝世道宝’?”

    “若你们真有心,为何不把那些宝物塞进苏玄钧的棺材里,随他一起陪葬?”

    ……许多恐怖身影都冷笑起来。

    天地动荡,战况激烈。

    参战的那些身影,皆是大荒九州中最顶尖的大能,

    彼此争锋厮杀,那等场景堪称是恐怖无边。

    在苏奕眼中,这一切却可笑又滑稽!

    这些混账,在自己生前毕恭毕敬,唯唯诺诺。

    而在自己“死”后,却竟是这般嘴脸!

    “生前和死后,果然是不一样的。”

    苏奕收回目光,看向了跪倒在灵堂铜棺前的少女身上,神色间泛起柔色,“还好,青棠这丫头一直都在……”

    青棠十三岁时,就追随在他身边修行,至今已有一万八千九百年,在大荒九州之地,她有着“青棠女皇”的封号。

    在外人眼中,青棠是高高在上的皇者,统驭万邦,威镇九州,纵然是同境人物,都敬畏三分。

    可在苏奕身前,她一直是个小丫头般的角色,除了修行之外,就侍奉在苏奕身边,温婉而谦卑。

    “师妹,你已经为师尊守灵七天,现在再不走,我们注定撑不住!”

    忽地,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走进灵堂,一袭白色战袍早已破损染血,他刚经历一场血腥恶战,浑身散发着可怖的威势。

    毗摩!

    苏奕座下九位关门弟子之首,号“毗摩战皇”,追随苏奕修行三万九千年。

    一直跪倒在棺前的青棠缓缓起身,声音清冷而淡漠,道:

    “师兄,师尊逝去之前,就已让我们这九位传人各自离开,为何……你却又回来了?”

    毗摩微微皱眉,正义凛然道:“我怎可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叛徒和敌人毁掉师尊所留的一切?更何况,师妹你不愿离去,在此守灵,我身为大师兄,又怎可能离开?”

    青棠转过身,一对漂亮的眸冰冷如刀锋般盯着毗摩,“都已到了这时候,师兄还不愿说实话?”

    毗摩瞳孔微凝,“师妹,你这是何意?”

    “何意?”

    青棠唇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别人不知道,我可很清楚,师兄你对师尊那一把‘九狱剑’可一直念念不忘。”

    毗摩脸色微变,略一沉默,忽地笑起来,眼神幽冷,“师妹,你敢说你在此守灵,不是为了此剑?”

    青棠并未否认,清美白皙的绝美脸颊上一如从前般平静,道,“师兄,你说错了,我留在此地,可不仅仅只为了九狱剑。”

    “还有什么?”毗摩忍不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