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5014章 逆天之物

    方羽闭上眼睛。

    疯老头留下的那张地图本身留在一块玉佩当中。

    而那块玉佩又融入到他体内。

    因此,他对于地图的记忆非常清晰。

    一闭上眼睛,地图的内容就完全呈现在脑海当中。

    地图的内容,还是跟先前一样。

    由很多线条组成,将一个菱形的图案划分为很多部分。

    而其中,有一个光点,位于这个菱形图案最中心的位置,被一道道线条隔绝。

    “还是太抽象了啊……要搞清楚这张地图的具体内容,我得先把整个东狱都走一遍,然后再套上这张地图,锁定光点所在……”方羽眉头紧锁,心想道。

    “你想得太复杂了。”

    这时,离火玉的声音响起。

    “怎么说?你有更简单的理解?”方羽挑眉道。

    “你想想,陆清冒着这么大风险进入东狱,才制作出一张地图……他何必搞得那么晦涩,那么复杂?”离火玉反问道,“这么做毫无必要,也不符合逻辑。”

    方羽一直以来都很疑惑这一点。

    可问题是,地图的确就是这么晦涩难懂!

    “所以呢?难道你有对这张地图的解读办法?”方羽眉头紧锁,问道。

    “我没有,但陆清有准备。”离火玉说道,“你现在……再看看那张地图,内容是不是有变化了?”

    听闻此言,方羽内心一震。

    他再次闭上眼睛,回忆那张地图的内容。

    果然,就与离火玉所说的一般,地图的内容出现了变化!

    原先的那些线条,全都变成了确实的画面!

    这是一张俯视图!

    东狱的俯视图!

    整个菱形图案,实际上就是东狱的外型轮廓。

    而内部的众多线条分割出来的各个空间,则是各座牢笼所在的位置,密密麻麻……或许有数十万个!

    而中心的光点,看起来不像是一座牢笼,更像是一座单独出来的阁楼!

    疯老头将光点标记在这座阁楼!

    也就是说,方羽要前往的地方,就是这座阁楼!

    而疯老头要他解救的人族强者,或许也就在这座阁楼之内!

    方羽仰起头,看向前方。

    他不能确定自己目前具体处于地图的哪个位置。

    他能确定的是自己是从东狱的东墙进入。

    “我大概在这一片地带……不管怎么样,要进入那座阁楼……首先就得往前深入……直到我肉眼能够看到那座阁楼为止!”

    这么想着,方羽开始了行动。

    可他刚迈出第一下脚步,眼神就微微一变。

    因为,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压!

    在东狱之内的法则,与外面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相提并论!

    

    恐怕东狱内的法则,就是不让任何没有身份的生灵在内部行动……因此,方羽只是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可怕至极的威压。

    这是足以将星辰都给碾碎的威压强度!

    哪怕是方羽的肉身,都能感受到骨骼猛地一震。

    “这就是东狱内的法则么……果然强悍。”方羽心想道。

    但他虽然这么想,却还是持续往前走去。

    连续走了几步,威压都还在持续。

    方羽没办法走得太快。

    除了威压以外,是为了防止引发更大的动静。

    他现在要是冲起来,威压的强度一定会提升不少,甚至有可能直接触发东狱内的各种禁制。

    “不行,这样一步一步走,要走到猴年马月?”方羽停下脚步,环顾四周。

    当初疯老头进入这里,还能把地图都给整理出来,说明他一定走遍了整座东狱。

    “疯老头实力一定很强,但肉身未必比我强。”方羽心想道,“若连我走几步都如此艰难,那么……疯老头当初面临的情况只会更加艰难。”

    “可他还是做到了,不仅走遍东狱制作了一份最为精确的地图,还带走了一扇青铜门……这说明,他一定有某种办法避开了这种程度的威压。”

    这么想着,方羽再次环顾四周。

    任何级别的监狱,必定都有一种存在。

    那就是……狱卒。

    狱卒必定要在东狱内走动巡逻。

    他们当然不需要承受方羽现在所承受的恐怖威压!

    “狱卒!他们的身上必定存在某种物件……能让他们避免被东狱的法则所压制。”方羽环顾四周,“我要找到一名狱卒,从他身上得到那个物件,这样一来……我在东狱内才能行动自如。”

    有了这个想法,方羽便开始了行动。

    他不再一心往前深入,而是停下脚步,不断地观察四周,等待一名狱卒出现。

    然而,他等待了一段时间,都没有等到狱卒的出现。

    “守株待兔不是个好办法,东狱内部实在太大了……就算有数千名狱卒在巡逻,短时间内我也未必就能遇到……”

    既然等不来,那就只能主动吸引过来。

    方羽想了想,决定冒险……弄出一点动静,看看能否吸引过来一两名狱卒。

    要这么做,把控动静的大小就极其关键。

    动静太大,引来的就不是一两名狱卒,而是整个东狱的警觉!

    而动静太小,又未必能引来狱卒。

    可这个尺度,怎样都很难把控。

    因为方羽不能确定,怎么做才算是动静大……怎么做才算动静小!

    “你……是谁?”

    就在这时,一道阴冷的声音从侧方传来。

    方羽心头一震,立即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