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90章 番外:叶蓁蓁回忆录

    2045年9月7日,天气晴。

    我站在礼堂的门口,迎接前来参加葬礼的客人。

    每一位参加葬礼的客人都会哀容满面地劝解我,让我节哀,但不知为什么,我却并没有真实地感到悲伤。

    我的母亲去世了,但我却感觉她并没有离我太远。

    每当我回到那个从小住到大的二层小楼,我感觉到的并不是人去楼空的悲伤,而是投入母亲怀抱的温暖。

    家里的晚辈都很担心我,怀疑我是悲伤过度,不肯接受现实,甚至还提出为我找一个心理医生。

    但我很清楚,我并没有生病,我只是冥冥之中感应到,母亲并未离开我。

    2045年12月3日,小雪。

    父亲将我叫到面前,交代了我很多事。

    他坐在扶手椅上,面容虽然苍老,身姿却依旧像从前一样挺拔。

    我的父母对我一向慈爱,不会在孩子面前故作严肃,可今天父亲看向我的眼神却严肃又复杂。

    他告诉我,要做好独自面对生活的准备,如果有一天他也离开了,希望我不要太过悲伤。

    之后,他又说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没有我母亲,他的生活仿佛失去了全部的乐趣。

    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不知该做何反应。

    我一方面担心他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另一方面又怀疑他是太过思念我的母亲,才会如此低落。

    毕竟我父亲的身体一向健康,体检也很及时,我很难想象他会突然患上什么疾病。

    但无论如何,我要找小叔叔李长珩为他看看。

    2046年1月13日,大雪纷飞。

    小叔叔今天把我叫到了外面,和我说了父亲的情况。

    他告诉我,父亲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疾病,只是衰老得很厉害,快到了人之将尽的时候。

    但我看着他的脸时,却觉得他没有说实话。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依赖父母,以至于不愿意接受他们终究会离开我的事实。

    时至今日,我依旧认为我的母亲没有离开我。

    如果有一天父亲也去世了,我是否也会这样想呢?

    2046年1月19日,天气晴。

    父亲去世了,在睡梦中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我不知道他是否梦见了母亲,但我猜测他十有八九是梦见了她,所以脸上才会带着满足的微笑。

    但我实在没办法笑得出来。

    因为在父亲去世后,我明显感觉到,二层小楼变成了一座空荡荡的建筑,再也没有了母亲温柔地注视着我的感觉。

    那一刻我意识到,父母真的离开了我。

    从此以后,我将孤身一人。

    确切得说,我有后代,甚至还有了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但对我来说,父母是我长久以来的避风港,他们不在了,我才真正永远失去了孩子的身份。

    2049年8月16日,怒涛汹涌。

    我带着秘书到海外的一座私人岛屿谈生意。

    我与对方相谈甚欢,跟快就敲定了合同,之后便是海边的游玩时间。

    然而今天或许是我倒霉的日子,也是我幸运的日子。

    海上发生了海啸,岛屿和临近的半岛都遭了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