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0948章 各方代表(补请假)

    就在水涅生和柳繇知晓了段帅其宿命身原主的身份时,对方也察觉到了两人毫不掩饰的目光,并点头示意。

    作为在场唯一一名法相境强者。

    其表现得极为低调,那张有些沧桑且严肃的面容也没流露出太多的情绪,而从段家这两人的站位距离来看,好似更亲近于鬼市一方。

    且就在段帅与段思平低声交流了片刻后,直接走到水涅生的身前,主动打了个招呼,并问道。

    “关于这次突发事件,鬼市怎么看?”

    “还是需要先调查一二。”水涅生给出的回答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但好似就是为了等这一句,段思平直言道:

    “在下愿以临琅段氏族长的名义,全力配合鬼市的调查。”

    水涅生挑了挑眉,看似不经意的与柳繇交换了个眼神,刚刚在察觉到段帅的境界是法相境后,两人就将临琅段氏视作此次任务最大的难关。

    结果段思平这么一表态,直接就让所谓的难关成为最大助力。

    他倒是不怀疑这位段家族长所表现出来的善意,因为鬼市具有山海界内唯一可以拿捏宿命身的亡命当铺,即便是在立场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只要是有脑子的宿命身也都不会将鬼市得罪的太狠。

    特别对于八大世家这种盛产宿命身的势力来说,你要么干脆就别表态,否则故意展露出善意再想要趁机玩一些心机,那才会将鬼市得罪的更狠,也会把自家宿命身的唯一后路彻底堵死。

    这无异于自取灭亡。

    只不过像临琅段氏这样直接上来表现得这么不矜持,也是让水涅生有些意外。

    “最近临琅段氏很不好过。”随即其耳畔传来曹正淳的传音。

    “曹督主,这话怎么说?”

    “临琅段氏......不,或者该说段思平此人是特殊的。”

    “特殊在哪儿?”

    “其宿命身原主是一代开国皇帝,面对如此乱世,其心思自然与别家势力不同,但可惜他这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的战略还未施展开,就快被时代的浪潮直接扑灭。”

    曹正淳一直保持着礼貌且友善的笑容,但传入水涅生耳畔的话语里,却带有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

    如今世人皆知,随着宿命身接受了其原主记忆后,且经过一次次命劫的蜕变,其性格以及处事风格都会发生一些改变。

    有的会无限契合于原主,有的则是会汲取失败的经验,反其道而行之。

    例如曹正淳,真就一点儿都没有其原主的嚣张气焰,永远都是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礼貌态度。

    而段思平的情况,很明显是被原主的功绩唤醒了其藏于深处的野心,再加上临琅段氏的特殊性,本就不是完全依附于佛土,且是由其自家的族人开创了一个支脉,这也让他有足够的自主能力可以展开其心中的抱负。

    只不过还是那句话,版本更新的速度太快!

    段思平还等不及积蓄足够的力量,结果发现莫名冒出来的一个个强者,就足以将临琅段氏轻易击垮。

    而山海界内的这些势力之主也都不是傻子,在向这段家投以橄榄枝后,却得到了一个暧昧不明的态度,再联想到其原主的事迹,就不难猜测出段思平的野望。

    结果这就让其处于一个比较尴尬且不上不下的局面。

    因此借着这一次事件,向鬼市示好,也算是段思平给段家留的一条后路。

    毕竟这段时间在佛土与其他支脉,包括禅宗、慈航一脉、赤罗魔国、无天魔宗暗中的一些交锋,近乎已经将与各方的矛盾都完全激化,而段家总不能又掉过头去投入大玄皇朝的怀抱。

    所以他的选择真的不多。

    水涅生很快想明白了这点,特别是在曹正淳的有意点醒下,更是直接对段思平表露出极为友善的态度,只不过就在双方借机加深关系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掺和进来。

    “鬼市会认真调查?别开玩笑了,这次的突发事件说不定就是鬼市在幕后一手操控的!”

    水涅生眉头微皱的看向走到他们近前的三人组。

    这是由两方势力组成。

    其一是慈航一脉,她们只派来了一个人,正是上一代慈航静斋的掌门人·言静庵。

    【言静庵,出自《覆雨翻云》,身为天下两大圣地之一「慈航静斋」斋主,白道最大最顶尖高手。曾爱上了天下众邪之首「魔师」庞斑,并要求庞斑退隐武林二十年。

    曾托「覆雨剑」浪翻云赴京击败「黑榜」中的「红玄佛」。

    曾言庞斑的拳、浪翻云的剑、厉若海的枪、赤尊信的手、封寒的刀、乾罗的矛、范良极的耳、烈震北的针、虚若无的鞭为天下之最。

    故事中,朱元璋、「魔师」庞斑、「毒医」烈震北,甚至「覆雨剑」浪翻云均钟情于言静庵。】

    她对于水涅生投来的目光,微微颔首,并未应和随行之人的说法,虽其站位与对方较为接近,但也隔着一段微妙的距离。

    而剩下的两人都是来自道域。

    一人的神色有些尴尬,显然没料到同伴说话会这么直接,可其同样也没多加表态,只不过与言静庵相比,其做法更像是默认了这种说辞。

    “此人是无崖子,其看似为宫主派系,实则倾向于摆烂派的理念。”

    作为老一辈高手,柳繇对无崖子很熟悉,特别其宿命身原主还出自比较有名的《天龙八部》,对其的了解程度自然也就更加深了一层。

    只不过与原主的经历相比,无崖子的情况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他没有经历两女争夫,反倒是在其和泉昭李氏的李秋水喜结连理,且又惦记上李沧海后。

    结果就遭到自家师姐·巫行云的针对,因为巫行云是个弯的,她也看上了李沧海,后面又因宿命身原主之间的纠缠,每天有事没事就以切磋之名找这位师弟的麻烦。

    这大概也是无崖子千里迢迢跑到这西玄州府的原因之一。

    水涅生看了无崖子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这种自身没啥大能耐还惦记姐妹花的男人,他是真看不大上,随即其视线锁定对鬼市阴阳怪气的道人身上,并向柳繇询问道:

    “那个人呢?”

    “赵全真,摆烂派的高层,一个战力低于境界,整天喜欢访友收徒的二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