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一起幸福吧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责任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3 263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2-20100081-3互联网出版资质证:新出网证(湘)字11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29号

    向晚哪里肯轻易放手,她可是等着这一日等了多年,不过她也知道元祈为何会对她如此冷漠,便拉住慕容歌的手,笑道:“既然如此有缘,不如一同出游!”

    轩辕寒自然是习惯了向晚的风格,宠溺的笑道:“有事儿好好说。”

    慕容歌穿越而来二十年的时间,对与这个世界非常的了解,自然也知晓元派岛的存在,想不到一个神话般的人物竟然也会出现在眼前,不免有些意外,更多的是因为向晚的身份!她微微一笑,对向晚说道:“看来你有许多事情需要解释。否则,我们难以同行。”

    元祈沉默,只不过在这份沉默背后所隐藏的各种想法他人不知,可慕容歌却十分清楚,她知道元祈的别扭。

    “好!”向晚也不说那废话,直接拉着慕容歌便坐下,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包括她的穿越。天知道,她这些年有多憋屈,古代的女子固然也有好的,可能让她当作知己,并且谈论那些天南地北让古代人无法想象的事情的人几乎不存在,当然,除了轩辕寒。

    慕容歌靠在元祈的身边,一同听着关于向晚的一切事情,其中也包括南宫青莲。

    在夏国京都的城门外,一段传奇的人生就此开始。

    清风拂过树梢,又轻轻扫过脸颊。

    慕容歌深深叹息一声,笑道:“原来如此。”

    “好了,这就是我的故事,同时也是南宫青莲的故事。眼下所有的故事都已经过去,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便是享受人生!还好与我一同穿越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还有一个你,想到未来能够与你一同走遍天下,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说真的,你若有时间便下厨,偶尔一次,我的人在宫中拿了一块你做的月饼,当真是好吃,怀念中的味道啊!”向晚紧紧握住慕容歌的手,神色万分激动的说道。

    元祈面色仍旧沉凝。

    轩辕寒别过头,怎么看着都有几分吃醋的神色,看来这女人有了老乡就将老公抛到脑后了。也不管人家慕容歌的老公是否愿意别破坏甜蜜二人旅行,强行加入,连给人家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好。”慕容歌虽有点不适应向晚的强势,不过却是也没有理由拒绝。只不过……“你若是想吃月饼,大可与我说。那月饼没有保质期,到了元派岛怕也是过期了。”侧头看了一眼元祈,她心中展开灿烂的笑容,这一行有向晚和轩辕寒的陪伴,相信会十分精彩。而元祈,其实也是想要与向晚有更多的见面机会吧,毕竟向晚的身体是南宫青莲的,曾经对他那般温柔母亲的身体。

    而元祈的沉默,便是说明了他的态度。或许他还沉在回忆之中,想念着当年南宫青莲的模样和遭遇,只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很幸福。最最重要的是,就算元祈不同意向晚和轩辕寒的加入,怕是向晚也不会轻易退缩,这一行,势必要四人行。

    或许到了现在,一切都是圆满的,只不过,前方会有更好的在等待着他们!

    六年后,四人暂时决定停止旅行,因慕容歌的女儿元梦有了心爱之人,并且取得了慕容歌和元祈的同意,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喜上加喜,元澈也在这一次成亲。元澈和元梦二人天性不受拘束,竟然也追逐而来,不在夏国京都举行盛大婚礼,偏要在偏僻农村,弄个最简陋,也最贴近生活的婚礼。

    几年来在外行走,随着岁月过去,慕容歌的眼角上早就已经多了三两道的皱纹。

    她含笑望着同时拜堂的儿女,儿媳妇,女婿,心中是满满的幸福。

    “我老了。”慕容歌笑意盈盈的望着元祈低声说道。

    元祈温柔的抚摸着她眼角上的皱纹,“我在与你一同慢慢变老。”

    一旁的向晚听见二人的话语,嘴角猛地一抽,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这么肉麻,真让人接受不了!

    “嫉妒他们了?若是想念儿孙了,咱们回一趟元派岛也好。”轩辕寒柔声笑道。即使上了年纪,他仍旧是风度翩翩,绝对仍旧是吸引人眼球的老头子。

    向晚心中一动,点了点头:“那就让我做一次好人吧,让他们二人享受二人世界。咱们回元派岛看看孙子去,孙子现在应该有了心爱的女子了,咱们回去了,没准还能主持婚礼呢。”

    夜晚。

    略微清冷的风吹在乡间之中。

    慕容歌坐在葡萄架下,望着空中明月。因此地是农舍,所以从房间中传来的那些声响让她抿嘴微笑,孩子们都长大了,过了今晚,是真真正正的成为大人了。

    他看了一眼敞开的厅门,元鑫的孩子都已经五岁了,五官竟然长得与元祈十分相似,此刻在厅内缠着元祈让元祈给讲故事呢!元祈性子淡漠,不过对这个孙子却是极为喜欢,竟然也耐着性子给孙子讲故事。

    儿孙满堂,这对她而言,是一生最平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