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番外 (二十五二)

    深暗的大殿里,爻阳低着头坐在榻上,出神地盯着手里断成两截的断簪,红玉雕花,正是不久前砸断的那根。

    他的眼神深邃又空茫,透着一股淡淡的寂寞,就这样看了许久,他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簪子放在旁边的小盒子里,小心地对好。

    断口很整齐,若非中间有一小条裂缝,根本看不出来断裂的痕迹,但这只能放在盒子里看看,拿出来的,还是断的,也不可能再插进某人银色的发丝间。

    打造这根簪的血玉是他无意间在一家玉器店看到的,当时就觉得很适合千凰,玉器店里有专门的雕刻师傅,爻阳看了他的几件作品,对他的技艺很满意。便细心地挑选了花样,确定了簪子的款式。

    等了两天,今天他几乎是怀着近乎喜悦的心情将玉簪拿到手,脑海里甚至浮现出那人收到簪子时惊喜的表情。于是,他难得在街上闲庭漫步,思绪却飞远了。

    谁又能想到,他们大名鼎鼎的魔神的大人也有如此细致柔和的一面,乃至于公然在大街上走神。

    也就是这难得的疏忽,让他撞到了一个人,簪子断裂的瞬间,他是很生气的,因为珍视,他还是想捡回自己的东西再好好算账。

    谁知,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那样一双眼,一双类似她的眼睛。

    这让他心里积聚的怒气瞬间消散,只剩下遗憾,却没有再找麻烦的心思。

    但是,终究是个陌生人,不能引起他过多的兴趣,于是,他绕过他,走开了。

    那人追来的目的,他不想知道,因为,与他无关。

    厚重的宫殿,将把今天这一幕重重地揭过。

    只是,事情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几乎在爻阳合上放簪的盒子,便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动,一股不属于他的气息侵入了他的领地!

    爻阳没有动身,只掀了掀嘴皮,眼神肃冷,“谁,出来!”

    空气有短暂的凝滞,而后,一个慵懒中带着调皮的嗓音在殿中响起,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脆,有种模糊性别的细致,“来者是客,别这么凶嘛官策!”

    话音才落,一个白影便从粗大的柱子后转出,那人眼若桃花,嘴角上翘,似乎长了一张天生带笑的脸,在寂静又浓黑的夜里,如一朵妖娆的白莲悄然绽放,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看清了来人,爻阳眼眸微闪,薄唇抿成了一条冷酷的直线,视线却从他的眼睛移到了他的嘴唇。

    这人,不止眼睛,连嘴唇都和那人相似,不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那个看似狡猾实则单纯的家伙复杂的多,也危险得多。

    无视对方的不悦,爻雪径直走过去,在榻上的另一头坐下,自然得就好像是自己家一样。

    “你来做什么?”爻阳看着他自来熟的举动,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

    相比于对方的冷淡,爻雪脸上笑吟吟地,看起来可亲又可爱,“我弄坏了你的东西,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想要补偿你!”

    “不需要!”爻阳毫不犹豫地拒绝,视线却落到门外,送客的意思很明显。

    爻雪装作没看到似地,皱了皱眉,两手一摊道:“可是,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人前,若是不补偿你,我一定会良心不安的,我一良心不安,就是吃不下,睡不着,修炼也没法入定,修为就会停滞不前,后果很严重的。”他越说越可怜,到最后,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看起来很惹人心怜。

    爻阳脸上的青筋一跳,这关他什么事!

    不过,见对方那双水汪汪地清澈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爻阳心里头就是一热,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了千凰,每当有求于他,她也总喜欢拿这样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他多半,是会妥协的吧,没办法拒绝这样一双眼,简直就是他天生的克星。

    只是

    “你走吧,我不要你补偿!”爻阳垂下眼睛,不去看那双惑人的眼睛,语气冷的像冰。

    这个人,终究不是她

    “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你不同意,我就不走,除非,你杀了我!”前一句话还是调皮又无赖的,说到最后,原本清脆婉转的嗓音忽然变得有些低沉。

    爻阳条件反射地去看他的眼睛,那双清澈的眸子在夜里黑的发亮,里头流转的奇异的光泽,仿若要吸人魂魄。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吐在脸上的热气挠得肌肤痒痒的,爻阳这才发现这人不知何时已经靠了过来,一只手就搭在自己的肩上,那软中带糯的声音就像是在耳朵里响起一样。

    爻阳面色一冷,身体猛然后退,心里却有些恼意,他竟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走神到这种地步,真是不可思议,是因为,他长了一双类似那人的眼睛么!

    爻雪原本就将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他身上,此刻对方突然撤离,让他搭了空,整个身体都往前倾去。

    爻阳以为他要摔倒,心里倒是莫名紧了一下,他看起来那样纤弱,他很怀疑若是摔倒了,会不会把人给折断了。

    这种感觉又和某个人重叠了,那人每次奔跑的样子都像是一只折翼的白蝴蝶,他每次都牢牢地接住她扑过来的身体,很怕她一不小心就摔坏了。

    若眼前的人是千凰,他早就将人扣在怀里了,但现在,他只是动了一下手指,然后抿着唇冷淡的看着对方。

    谁知,爻雪只是晃了一下身子,便用手撑住了,只是身体微微前倾,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似乎为了平衡,他抬起头,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下巴展露无疑,望着爻阳的眼睛仍然是直勾勾,无形中竟透着一股诱惑雪中悍刀行。

    他本来是以为这男人会来接住他的,谁知道,对方居然像个木桩子一样一动不动,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自讨苦吃的人。

    爻阳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有瞬间的恍惚,这双眼睛与她如此相似,但是千凰,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直白地诱惑,让人无端生起一股燥意。

    有什么被深埋在心底的东西要被挖出来似地,让他有些微的惶恐,面色却更冷,盯着爻雪的眼神甚至带了一种明显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