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三十六章

    流连吓坏了。

    一开始有信王在旁边捣乱,没来得及害怕,渐渐地,回过味儿来她才开始害怕,心有余悸地从梦中惊醒过来。信王站起来,破天荒地流连拉着他的衣角,怯怯地欲说还休。信王知道她就是嘴硬,其实胆子并不大,柔声道:“我不走,只是喝口茶。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叫人送过来。”

    流连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不过不觉得饿,胸口堵得厉害。

    流连日常很会作妖,倔强而独立,巾帼不让须眉,伶牙俐齿地不好惹,这还是第一次显露柔弱的一面。信王默默地陪着她。流连这个人很怪,人多的时候跟谁都能聊,私底下却跟哑巴差不多,能说俩字儿绝不说仨。换成别的妇人,碰上这种事儿,总得跟人絮叨几天,她倒好,绝口不提。一下午几乎没说话,信王拿出礼贤下士的耐心,找话题与她闲谈,结果她不耐烦地说你不累吗?歇一会吧!信王烧鸡大窝脖,尴尬地闭嘴,严重怀疑她是个河蚌转生,心想多好的一张脸,美中不足偏偏长了嘴。

    干坐着没什么意思,信王命人把琴送过来,抚给她听。流连在琴声中静静睡去,很快又满头大汗地惊坐起来。信王将她拥在怀中,轻拍她的背。流连冷静下来,讪讪地推开他,低头不语,耳垂通红。信王从没见过她的忸怩小女儿态,心中痒痒的,只想去揪揪她的耳朵,扭她的脸,拥入怀中好好呵护,看着她开心地笑,男女之事却似乎与她无半分相关,明明做梦都想的事情,临头却舍不得下手了!信王笑自己脓包。

    信王迎娶过三个王妃,性情各异,哪一个都不像她这么难拿。明明像清水般一眼能看到底,偏偏像深海般变幻莫测。

    侍卫送过来酒菜,流连吃了几口。酒是米酒,甜甜的略带酸味,甚是合囗。流连知道自己的酒量很渣,不肯喝醉,只喝了一碗便放下了。男人灌醉女人的意图,二人都心知肚明,流连不肯喝醉意味着不想给他机会,信王同样心知肚明。

    流连不爱喝酒,也不懂酒,她不知道这酒的厉害。平时信王和保才狄平常以此酒解渴,三五碗是常事儿,并不会醉。说到底她还是太粗心了:这个酒,三人从来都只在晚上喝,当时确实不显山不露水,但回屋后,后劲儿上来,睡得死狗一般。流连以为一碗总能禁得住!信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流连努力捕捉信王的话语,整个人似乎要漂起来一般。

    信王借着酒意问她为什么不肯接纳自己。流连真的醉了,没有扯什么冠冕堂皇的节烈、报仇,她挥手不耐烦道:“你都把我关在笼子里了,还要我爱你,想屁吃呢!”

    “外面有好多人想要你的命,太危险了。不能放你出去,我一撒手,你肯定就没影了!”信王也喝多了。

    流连理直气壮道:“你凭什么把我圈起来,也就是没链子,否则跟狗有什么区别!我还不如狗呢!狗还牵出去遛呢……”

    “我是喜欢你!……”

    “呸!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

    流连像死狗一样睡了一夜,醒来屋里干净清爽,翠翠和苏氏守在旁边。

    “姐姐,你醒了?”?翠翠急切的面容映入眼帘,流连有点儿头疼,昨晚断片了,“翠翠,你什么时候来的?”

    “姐姐,我是早上来的,屋子是我收拾的。苏娘子也过来有一会儿了!”

    “早上?”流连狐疑地看看身上的吊带睡裙,裸露的地方有可疑的痕迹,禽兽!趁人之危!流连从来就不信什么酒后乱性,酒不背这个锅,就是趁虚而入的禽兽。其实流连冤枉他了,信王确实给她换了衣服,虽然不能说老老实实地秋毫不犯,但是他还真没干这最后一件正经事儿,他想要的从来不是春风一度,是两情相悦地久天长。

    翠翠去给流连端饭,苏氏开解了流连几句。其实流连也知道自己为什么招来杀身之祸,更多还是把责任推到信王身上——如果不是为了帮他,哪至于得罪人呢!苏氏更了解带兵的不易,比流连更能体谅信王,倒替他辩解了几句,话不投机,流连不想跟苏氏抬闲杠,心里骂着信王,吃过饭,拿了替换的衣裳跳窗户进温泉池去洗浴。这个温泉池是信王的,只有保才和信王二人用,狄平都是到前面池子去洗。保才和信王忙得很,哪有闲工夫泡温泉,流连便揽下了打扫这屋子的活计,常常溜进去享用一番。温泉屋在流连住的屋子背后,与正院儿西屋有走廊相连。走廊在后院儿,跳窗进去十分方便。流连惬意地把自己泡入温暖的泉水里,这是她在这牢笼一般的王府中,为数不多的享受。

    刺客的嘴十分硬,口口声声与流连有奸情,是她把自己藏在屋里的,二人为琐事起了纷争,自己一怒下才失手的,并要与她对质。偷偷潜入王府杀人,是死罪,但是潜入王府与下人通奸,说出大天来也犯不了死罪。他不怕流连否认,这种事儿无中也能生出有来,只要自己咬死了,那就是有奸情。别的人犯嘴也都很硬,没人肯承认贪腐,毕竟贪污军费不比其他,一旦认了很可能会掉脑袋。

    信王冷笑两声,吩咐人割掉他惹祸的根苗。刺客见狱卒拿了一套精巧的刀钩过来,吓得魂飞魄散,拼命蹬开要替他脱裤子的人,厉声哀告求饶。信王伸出食指摇一摇,止住了狱卒,“本王的耐心有限,没空陪着你玩儿!你老实交代,本王可以给你留个全尸,给你个痛快的,否则的话……”刺客忙不迭地把知道的一切都交待了。再严密的组织,一旦打开缺口,被彻底摧毁其实也不难。狄平拄着双拐过来,请王爷下去歇歇。信王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也好,你们也熬了一宿了,早点儿审出来,我只要口供不要别的!”都是人精,审讯室里阴风惨惨,哀号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