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77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恒隆先后被万达抢走东昌大厦地皮以及牛头角地皮,绝对是倒了大霉,但偏它的掌门人陈启宗完全不知道。

    方鹤轩约他喝下午茶,除了觊觎金钟二段的物业发展权,也想问问能不能买下其他几处的大厦物业。

    要知道,1981年拍下时,恒隆已经为金钟二段向港府交了4亿港币订金,现在如果要建香山大厦,还需要根据要建大厦面积向港府补18.2亿港币的地价。

    建香山大厦要钱,还要补近20亿的地价,这时候公司资金又紧张,看着地市越来越萧条,陈启宗心里大概都在滴血。

    原时空中,恒隆放弃了金钟二段物业发展权,港府又在两年后将其拿出来拍卖,由信和财团以3.8亿港币拿下(还要补地价的),不得不说可惜。

    方鹤轩和陈启宗之前虽然因为淘化大同的事有过不愉快,但之后在多个场合中都主动聊过,现在关系也马马虎虎。

    两人在半岛酒店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方鹤轩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

    陈启宗气色不太好,本就矮小的他,此时竟然还有些佝偻,看样子最近因为公司遭遇大麻烦而心力交瘁。

    确认了某些猜想,方鹤轩直接开口说道:

    “最近听了一些关于你公司的小道消息,处理的怎么样了?”

    陈启宗先是一愣,然后眉毛皱起,看了看方鹤轩,才摇着头答道:

    “还行,不劳方首富关心。”

    方鹤闻言微微一笑,交叉双手搁在桌前,意有所指的问道:

    “如果我所料不差,原本答应给你贷款的那家霓虹银行肯定撤回承诺了吧?”

    陈启宗本来就心烦,见方鹤轩还在拐弯抹角的问东问西,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方生,有话就请直说,我还要回公司处理事务。”

    方鹤轩并不生气,而是笑眯眯的说道:

    “我听说港府已经拒绝了你减少补地价的要求,如果没有霓虹银行的那笔资金,恐怕金钟二段的发展权就会从你手中溜走吧?”

    陈启宗眼睛直直的盯着对面之人,本应该生气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格外的冷静。

    “方生有什么想法?”

    方鹤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扯起了其他话题。

    “我没记错,好像昨天美元兑港币是1:6.45,其实呢,我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将手上的所有港元资产换成了美元的,感谢里根总统,让我这两年因为汇差就白赚了上百亿港币。”

    陈启宗本来想要打断方鹤轩,却听到了后半句的“上百亿港币”,腮帮子都不自觉的抖了抖。

    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他在脑子里快速权衡了一下,大概明白了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难怪都说方生是香港财神和亚洲金童,你赚钱跟喝水一样简单,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能比!”

    方鹤轩听出来了对方心里有些酸,不过没介意,还是笑呵呵的继续说道:

    “其实吧,早在两年前,我就在为下一场地产危机做准备了,等了两年,终于让我等到了。”

    陈启宗听出来这话的意思了,对方还是在凡尔赛,不仅炫耀自己有钱,也告诉自己,人家已经做好收割的准备了。

    “所以呢?”

    方鹤轩还是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启宗兄难道不心动吗?”

    陈启宗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在思索这句话背后的动机。

    “我心动有什么用,我连金钟二段都保不住,更别奢谈其他的。”

    方鹤轩赶忙摆摆手,劝道:

    “别这么说,其实呢,我们只要换个思路,将手中的资源适当的重新配置一下,就能走出一番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