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61章 鬼才历险记

    酒后,风雪,勾栏处。

    醉公子翩翩至,抖落一身洁白,熟络地将外袍递给春姐。

    “老规矩,雅阁一间,杏酒两壶,姑娘三人。”

    春姐接过公子长袍,面上有些迟疑,原地踟蹰半晌并未动弹。

    公子疑道:“怎么?张兄未至?”

    春姐摇摇头。

    假豪客碰上真纨绔,她是在心疼常在口中的肥肉飞了...

    良久,怅然若失长叹声:“陈公子有请,郭公子直接上三楼吧。”

    咦?

    郭嘉甩甩头稍定神,回眸以顾三更天色、风大、雪急,本能地察觉到不对。

    几乎是从春姐手中夺回外袍,正欲离开,门口却被个熊罴般的男子完全堵死。

    “你就是郭嘉,郭奉孝?”

    郭嘉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非也,小子贾浪,醉酒误入此处,还请这位壮士方便则个。”

    男子噙着狰狞笑意,眼睑下一道细长疤痕尤为可怖,探出铁杵般的手臂轻轻一拿,便如同拎小鸡子般将郭嘉整个人提了起来。

    转望春姐道:“此为郭嘉乎?”

    春姐低头不看郭嘉眼睛,轻轻‘嗯’了一声。

    旋即自提郭嘉而去。

    乱匪?细作?

    还是.....

    三楼陈公子...

    陈...

    当是那传说中的,属螃蟹的...陈无敌了吧...

    事实上两人虽为同一阵营,照面次数屈指可数。

    一者,郭嘉新投,陈丛位高,两人本身便无太多交集。

    二者,久闻陈丛蛮横,如贾诩不喜陈丛这般失而冒进的粗野匹夫一般,郭嘉亦是如此。

    刻意回避之下自不相熟。

    很快郭嘉便思明前因后果。

    他与张绣非亲非故,偶然结交,那绣又是请酒又是请色。

    每有邀,花费皆在十金以上。很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酒肉朋友意气相投的范围。

    先前他并未多想,也是先入为主之故。

    觉得张绣不过是受了董卓密令,探些谯县情报回去罢了。

    迄今为止,曹董两家始终维持着明里暗里的亲善,各自之间未曾防备。

    曹营这边亦无惊天的谋划需要刻意回避关中方面。

    所以郭嘉乐得白嫖张绣。

    展示亲善的同时白吃白喝...

    如今想来,张绣从未刺探过一次情报,回回只问他郭嘉所爱所想及所行...

    这哪是受董卓所托,所托之人分明另有其人。

    那么刨除了董卓之后,还能堂而皇之指使西凉之将为己所用者,细数之下便只剩下了魔王孙婿陈丛者。

    再者...

    能于曹操谯县老家当众挟持帐下谋臣者,除陈丛外根本不作他想。

    胡思乱想间。

    三楼至。

    门开之际,郭嘉见到了心爱的:翠儿、红袖、碧云、彩玉、青萝、雪珠、琼花,依次而立。

    绿肥红瘦各有风姿,其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再有甘醇酒香自九盏樽中飘向扑鼻,清、香、烈、醇各不相同。

    张绣亦在其列。

    不似往日豪客模样,只陪坐于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