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50章 北境城下

    二人刚来到城墙门口,一下子就后悔了。

    城门口的土是大片大片的红色,不见尸首,但是那新鲜的死亡气息还没完全散去,是不久前刚刚经历过打斗的痕迹。

    时淩望向城门,口,护城河的颜色也不对劲,更别说那几乎要损坏的护城河桥,大门都是虚掩的,也没有驻守的士兵,唯有那随风飘扬的旗子还在高高挂着。

    时淩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有隐也蹙起了眉头,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抗拒。

    “可是,这是回去路上的必由之路,如果要离开,可是要绕很远的。”时淩叹了一口气,看到这个场面,她多多少少知道了些什么了,魔物冲破了封印,居然已经祸害到了这个城市里来了,看里面一片寂静的样子,说不准……城已经覆灭了。

    这次的突发情况,比他们两个想的还要更严重些。

    时淩已经后悔自己为什么死读书,来之前没有关注这些事情了,无论是魔兽的袭击还是北境前线的情况,对她来说都十分陌生无从下手,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身体的天赋不高,实力弱小,加上身份足够她无忧无虑,就没有预先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

    还有一方面,自己只是来引导有隐走上那个局面的,打打杀杀的几乎没考虑过。

    大意了,下次一定防患于未然。

    “确实是这样的,”有隐先赞同了时淩的话,下一秒他开口说道:“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这座城破了,我们无论在里面还是在外面,都是魔物的活动范围,你想走哪里?”

    时淩不假思索地得出了答案:“走远路,这里的战斗痕迹是不久前留下的,这座城的人口有十几万,说不准还在里面饱腹呢。”

    一想到那个场景,必然是人间炼狱,还是别给自己找心理阴影了。

    “可是……你的手臂……”有隐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又想到了时淩的伤势,它已经无力地垂下来很多天了,骨头里的疼痛没日没夜地在折磨着时淩,他是知道的。

    有隐还想碰碰运气,万一城里还有活人呢?她的手臂不能再耽搁了,要是真落到不能保下的那种地步,他会非常心疼的。

    时淩刚想说话,安慰一下有隐,这个时候城墙上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声音:“是谁在外面?”

    时淩河有隐同时在对方眼里看见了错愕的神情,他们双双抬头,原本空无一人的城墙上就探出了一个头来,一个长着短短的鹿角,面容姣好的少年,正在畏畏缩缩地往外面探着头,和时淩,有隐对视了一眼,眼神十分警惕着。

    “妖族?难道城中还有幸存者?”时淩蹙起了眉头,有隐一伸手,便将时淩拦在身后,挡在了时淩的面前。

    “你们……你们是什么东西?”鹿妖少年看起来很害怕,他声音颤抖着,眼中的惊恐让时淩下意识地说道:“你才是东西呢,你看着也不像护卫,你怎么跑到城墙上来的?”

    “我替我哥顶班,你们……也是从北境那边逃难的村里人吧?你们不是魔族吧?”鹿妖少年说着,时淩和有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时淩刚想开口,鹿妖少年就狐疑地“咦”了一声。

    “你受伤了?身上还有魔族的气息,看来你也是来逃难的,快进来吧,外面危险,天快黑了,外面的那些家伙又要攻城了……”鹿妖少年说道,随即向后朝别人说了些什么,叽叽咕咕的,好像在征求什么人的认可。

    许久之后,他便开心地朝着下面的二人招着手:“快进来吧,我们有医师,一定可以医好你的伤。”